Sunday, February 28, 2010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不安

把原本写的都撤除完了,因为不想把这些东西留下来。车祸,真得很可怕......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0

苏乞儿

一套将成为今年最低票房的贺岁片,但真的很值得观看。

看一次锦衣卫,不如看两次苏乞儿。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要跟谁说...

每天在身边,原来一直在猜疑。

说出来激怒了,最后爆出来说一直在想。

不要信,就别信吧!是!我很奇怪!我很有问题!

不是要你信,只要你知道。

可能吧...

有些人喜欢对自己不好的人,有些人觉得别人做的都是理所当然。

为了走得更远,我会尽量打好关系,决不会给自己借口说,我不懂要讲什么,我怕。

Sunday, February 07, 2010

从愤怒到无助

原本,我是应该很气愤地在写这篇文,但再想深一层,就算了吧...

星期五晚,我去看婆婆,一看,就觉得可怕了。她呼吸困难,因为插喉,身体又不能弯曲,所以家人就叫我打电话叫救护车。电话拨打了,Selayang医院说他们现在没有救护车在,叫我们自己送婆婆来。他给我的理由是,Templer Park那里有罗里撞摩托,救护车去了那里。一场车祸要出动十多辆救护车?之后我们就打电话叫红新月会的救护车来,可是,太迟了。他们从Ampang来,来到的时候,婆婆已经断气了。是我亲眼看着婆婆从呼吸困难,到没有呼吸声但手腕还有脉搏,到最后连脉搏也停止的。这是我第一次目睹一个活人死去。8.25pm。

为什么会没有救护车?为什么会不够救护车?我们所纳的税在哪里?在谁的口袋里?卫生部长在做什么?在搞党争?大马医院令民众不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是好多好多年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我去医院的次数决不会少过各位,我自己所感受过的,我很清楚!医院预约早上8点看诊,我可以等到下午两点多才轮到我。好,好几年前光碟人所他已改善了看诊时间,最长的等候时间也只须45分钟,但去年,我陪别人去看诊,一样等了5个小时都还没有轮到我们。以前我复诊的时候,我等了6个钟,进到去,那位医生从电脑荧幕把我的病历资料读完出来后,就告诉我说可以回了,问她什么,她都不懂。在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医生酱容易做的,只需要会看字就可以了。过后我们大马还出了一些人才,可以用一支针把一个人的手臂给“打”下来。我觉得外国医生应该多多向我国医生学一学这些“神乎奇技”。

我婆婆救不回,我们也没有怪谁,毕竟她已91岁了,也病了两年,医生说她的内脏已经开始腐烂了,好不回了。现在走了,可以说是个解脱,不用再继续受折磨下去了。但如果是一个平常人,就因为没有救护车而延医,最后导致死亡,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而这也已经不是没有听说过的事了。

不要说别人有的我们没有,我们有的别人也没有啊!
谁说Malaysia Tak Boleh哦?Malaysia很Boleh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