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0, 2011

10,12,20,11

每个人都会有压力的。我每次用笑脸面对你,不代表我每次都开心。不知从几时开始,我已经忘记了,到底我是真的因为开心而笑,还是已经习惯了面对外人的时候不表现出不开心的脸。曾经尝试要在别人面前不开心,希望别人过来安慰我,但当我一见到他们,我就再也显现不出不开心的脸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真的开心,还是已经被训练成一定不能臭脸。

有钱人是人,普通人也是人。请不要那么阶级观念。请不要那么偏心,这令到我很讨厌。全部都是自己的小孩,何必要分得那么清楚?他杀人放火了吗?没有。那为什么要偏心?就是因为她会撒娇?就是因为他是独子?就是因为他是长子或幼子?奉劝偏心的父母,如果你们要偏心,就把你们不喜欢的儿女放走,让他们获得自由。

喜欢说话的人,你们爱说话,不代表你们会说话。你什么东西都拿来做,不代表你很厉害。别人只会在你背后说你是个“傻仔”。办事,是要为了学习,为了责任心,而不是要让别人觉得你很厉害,来满足个人的英雄主义。有很多事,别人不讲,不代表别人不懂。我很感谢你的指点,但请你别装出一幅自以为是的样子。做出令人讨厌的事,就算是前辈,得到的也很难会是尊重,而是别人的敷衍。

我的女朋友。这是我第一次在网上指名提到你。这是因为,你的坏习惯,改不了了。无论我费尽多少唇舌,经过多少次的劝告,你都还是、依然处之泰然。五年了。你依然不了解我。是你不了解我吗?还是你懒得了解我?我的习性和脾气难道你也不懂吗?五年了,难道还要我不断提醒吗?是你反应比较迟缓,还是你根本就觉得了解自己的另一半是件无关重要的事,只要他在你身边陪伴着你就可以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脑海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两个人的感情是双方面用心去付出的,不能只靠其中一方。我真的有把你列入我的人生规划里,但到底你是不是不想要跟我一起共创未来,而只是想我们俩傻乎乎地停留在学生时期的状况呢?我很感谢你这么多年里对我的喜爱,但这份喜爱,是不是已经麻木了呢?你是个好女生,但并不是每一个好女生都可爱。我们年纪不小了。是时候要成熟,要独立了。我很希望你可以把我的劝告真正听进去。我并没有要求你成为一个完美的人,我只是想你变得更好。一个人要改变另一个人,是一件就算可能,也非常难的事。我也只能够给予劝告。行动与否,得靠你自己决定,我也无法勉强你。每个人都会有做错的地方,而且都需要去改进。你是个好女生,我相信你也一定可以变得更好。叨叨加油!爱你的叉叉也会替你加油!^-^

Monday, November 07, 2011

你还是要幸福

听着蔡健雅的“抛物线”...操控着方向盘...开往南方...我看见了海。

我走下了海滩...慢慢地走着...我找到了一个落脚点...我的失落沙洲。

望向大海...我回想起,她说过的话。

“我们都傻。”

我们的相遇,根本是一个错。

“你陪着我的时候想着她。”

如果两个人的爱,可以到海枯石烂,我希望陪我走到那个时候的人,会是你。

但你已经头也不回...走了。

My Love......你还是要幸福。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毕业了...

2011年10月18日,我毕业了。

一直都没有特别的心情,不觉得大学毕业是件多么重要的事,只是因为必须完成而去完成。

直到典礼完毕后,回家的路途上,经过很多熟悉的地方,三年的回忆,即时涌上心头。

不舍得的心情。回忆太多了。只因为大学生活是熬过来的。

人,总要向前看。让时间,将记忆转换成回忆,然后慢慢淡化......

漫漫人生路,大学这段路......我走完了。

Saturday, October 01, 2011

10

『最近我都看到你跟张雯婷在astaka聊天,追到了啦?』

没有啦...就朋友罢了...

《那就好咯...》

跟她相处,很舒服...

『那就加油啦!』

人家有喜欢的人了...

『我都讲了的啦...是不是那个蒋一圣?』

你不要酱八啦...

跟她相处,很舒服...我们很好聊,无所不谈,“频率”很搭,可惜,她心里也已经有另一个人了。我要等她吗?我会等她吗?我不知道在她眼里的我是个怎样的人,但在我眼里,她就是我对的人。

五月...

我们华文学会今年要办联欢会,你有兴趣来玩下吗?

“玩?怎样玩?”

就参与筹备活动啊!

“我什么都不会,不知道能帮到你们什么...”

只要你有兴趣就可以了,而且有我在啊!^-^

“那......好吧!^-^”

那年的华文学会联欢会办得很成功,除了因为有一大班好朋友的帮助以外,也因为有雯婷的参与...

《时间过得真快,今天的联欢会也接近尾升了,希望今天各个精彩的表演能够给大家留下美好的回忆!最后,我校华文学会主席将为我们呈现最后一个唱歌环节,请大家以最热烈的掌声为我们的主席,梁国栋,加油!》

大家好!我将要唱的这首歌,是一首男女对唱歌曲,所以我会请一位女生上台跟我一起唱。至于她是谁...就看我等下点到谁吧!

♪在屋顶唱着你的歌~将泛黄的夜献给最孤独的月~拥抱这时刻~这一分一秒~全都停止~爱开始纠结~~♪

我一边清唱着,一边走下了台,手里拿着另一个麦克风,慢慢地,一步一步,从左右两排椅子中间的通道,走到礼堂的最尾端,也是联欢会工作人员standby的地方。全场来宾跟随着我的脚步,把眼神集中在我停下脚步后,站在我面前的她,张雯婷。

请问...你愿意陪我唱完这首歌吗?

全场顿时静了五秒钟......

“♪梦有你而美~♪”

这时,音乐进来了,全场来宾也high起来了,我跟她一边唱,一边走回台上,而现场也好像变成了一个大型卡拉OK似的,大家都唱起这首歌来了。


(男)半夜睡不着觉 把心情哼成歌
只好到屋顶找另一个梦境
(女)睡梦中被敲醒 我还是不确定
怎会有动人弦律在对面的屋顶
我悄悄关上门 带着希望上去
原来是我梦里常出现的那个人
(男)那个人不就是我梦里
那模糊的人 我们有同样的默契
(女)用天线(合)用天线 排成爱你的形状Ho Ho
(女)在屋顶唱着你的歌
(男)在屋顶和我爱的人
(女)让星星点缀成(合)最浪漫的夜晚
拥抱这时刻 这一分一秒 全都停止
(男)爱开始纠结
(女)在屋顶唱着你的歌
(男)在屋顶和我爱的人
(女)将泛黄的的夜献给(合)最孤独的月
拥抱这时刻 这一分一秒 全都停止
(男)爱开始纠结(合)梦有你而美

(女)让我爱你是谁(男)是我
(女)让你爱我是谁(男)是你
(女)怎会有 (合)动人弦律环绕在我俩的身边
(女)让我爱你是谁 (男)是我
(女)让你爱我是谁 (男)是你
(女)原来是(合)这屋顶有美丽的邂逅
(男)在屋顶唱着你的歌 在屋顶和我爱的人



“雯婷” 国栋」 『伟刚』 《Brian》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9

几个星期过后,我就发现张雯婷她下课的时候都一个人坐在astaka,望向草场。她的好朋友呢?被Brian“搞掂”了。终于有一天,我又再鼓起勇气,坐到她身旁,跟她说话。

Hi...

“Hi...”

我可以...问你一些东西吗?

“嗯...”

为什么我每次看见你的样子,都是不开心的呢?

“有吗...”

一个一来到新学校就跟每个人自我介绍的人,为什么会是一个那么忧郁的人呢...

“那你主动找我说话,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也闷啊...

“哦...反正你说什么也没关系...”

你在想念一个人吗...?

“...没有。”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不要自作聪明。”

啊?什么啊?自投罗网?不打自招?

“为什么你会没有女朋友?你们这种少男不是都爱怀春的吗?”

什么我这种少男?你不也是少女吗?不是应该是少女怀春的吗?还有,你又懂我没有女朋友?

“是雨萱跟我说的。”

雨萱......那她还有跟你说些什么吗...?

“你觉得我有气质?”

哇...她全部都跟你说了啊...是啊...你给到我的感觉就是...神圣不可侵!

“呵...夸张...”

你看你笑起来多像笑面佛!还不是“神圣不可侵”!哈哈...

“...你真的...很奇怪。平时看你一脸正经,跟现在的你真的很不像。”

我几时有正经过啊?你有在留意我哦?

“之前都是雨萱拉着我去看你的,我并没有特别留意你。”

好咯...奇怪...你的话多了,为什么会酱的?

“我想讲的时候我自然会讲,不然你以为是你“打开”了我的嘴巴哦?”

没有我过来陪你讲话啊,我看你再坐多这里几天就会闷死的了!

“......闷...什么是闷...我宁可孤单,也不想要寂寞...”

孤单...寂寞......

“♪带我走~到遥远的以后~带走我~一个人自转的寂寞~带我走~就算我的爱你的自由都将成为泡沫~我不怕~带我走~♪”



“雯婷” 国栋

Saturday, September 24, 2011

8

我跟雯婷一起走进班,何雨萱、Brian和伟刚都望着我们。

『做么你跟她一起回来的?你酱快啊?』

什么酱快?刚才在astaka碰见她,跟她聊了一下就上课了,所以才一起回来。

『你们聊了什么?』

《第一步毕竟是要自己踏出的。》

关你什么事?...我们没有聊什么啦...她很冷淡,还说了一些诗酱的东西,什么伤肾的...

『伤肾?酱快就到那个地步了啊?』

就是咯...什么来的?!不是啦!你不要乱乱讲啊!

在课室的另一个角落...

〈为什么你会跟他一起回来?〉

“刚我们在astaka聊了一下,刚好铃声响了,所以就一起回来。”

〈你们聊了一下?为什么突然间会聊?〉

“是他先过来跟我讲话的。怎么啦?干嘛你那么紧张?”

〈...没什么...那你们聊了些什么?〉

“也没有什么。”

〈哦...〉

“那你呢?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我?...我也不知道...〉

放学了...

[阿Win,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

[怎样?今天上课还好吗?]

“还好。没什么特别的事。”

[听我朋友说今天下课你跟一个男的在astaka讲话,是真的吗?]

“嗯。他跟我同班的。”

[你们很熟的吗?]

“你为什么问那么多?你想到哪里去了?”

[没有啊...就想关心下你身边的事啊...]

“我们只是朋友,你没有必要那么关心我。”

[别说这种话嘛...我说过只要我考完STPM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啊...]

“这件事我不会去想,也不会抱太大的期望。”

[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我到了。拜拜。”

[拜拜...]



“雯婷” 〈雨萱〉 国栋」 『伟刚』 《Brian》 [一圣]

Tuesday, September 20, 2011

7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国栋喜欢的是你的好朋友,我只是想要你趁早放手。》

〈我要怎样关你什么事?!〉

《因为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你认识我多久啊?!〉

《那你也认识了国栋多久啊?!国栋他也一样喜欢张雯婷啊!》

〈我有说过我喜欢他吗?!而且可能他对雯婷的也只是好感罢了啊!你做么酱多事啊?!〉

说完,雨萱就走了。

〈(他喜欢我...)〉

在食堂...

现在怎样?!死人Brian!

『哎呀算了啦...自己蠢还要赖别人。』

什么哦?!他利用我喔!

『认识了酱多年,就给他用下咯...朋友嘛...』

黐线...睬你都傻...你慢慢在这里“沤”啦!

从食堂,走到了astaka,看见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要不要走过去咧......很“歹势”的喔...)

Hi...

“Hi...”

很快地,她把眼神给闪躲掉了。

你...的朋友咧?

“她有事做。”

哦......很闷哦?

“还好。”

看你刚转过来的时候,跟班上每一个人各自打招呼,又真的看不出你是个那么静的人...

“是吗...”

是啊......

(天啊...救救我吧...我没有话说了!!!)

“你们学校这个地方,很舒服。”

这里?叫astaka,我从中一开始就喜欢坐在这里,望向草场吹风的了。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好,上课铃声响起了。

我们一起回班吧!

“好...=)”



“雯婷” 〈雨萱〉 国栋」 『伟刚』 《Brian》 (心里想)

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1

6

第二天在学校...

你玩嘢啊?!拿何雨萱的电话给我!

《是你自己没有问清楚。》

我相信你啊!你为什么要酱做?

《我喜欢何雨萱,但是她对你有好感。》

你喜欢她?!酱又怎样?

《在她还没有进一步喜欢你之前,我要她停止。》

酱你也不用摆我上抬的啊!

《要她从你自己口中知道你喜欢的其实是她好朋友,这是令她停止对你有好感的最好方法。》

认识你酱多年,想不到你会利用我!

《我这样做对你也好啊!至少在你真的追张雯婷的时候不会有别的阻碍啊!而且你也不喜欢她,要她早点死心,对她也好啊!》

但你事先至少跟我说一声啊!

《我没有跟你说是我的错,对不起。》

酱现在张雯婷那里怎样...

《可能何雨萱会去跟她说你喜欢她咧...》

有可能吗?

另一边厢...

“雨萱...你还好吗?”

〈哦...我没事...〉

“你今天怎么啦?为什么好像心事重重酱的...”

〈可能昨晚不够睡,不够精神吧...〉

“为什么不够睡?”

〈雯婷,如果你喜欢的男生,他其实喜欢你的朋友,那你会怎样?〉

“你喜欢的男生喜欢你的朋友?那男的是谁啊?”

〈不是我啦...我是说如果...〉

“好啦...那男的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勉强,因为最重要的是他的心,不是他的人。”

〈哦......〉

“希望我这个答案可以帮到你,就算一点点也好。”

〈......今天下课我有事做,你一个人去吃东西哦...不好意思...〉

“没关系...最重要你的问题可以解决到。^-^”

下课铃声响起了...

〈班长!〉

《什么事?雨萱?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讲!〉



“雯婷” 〈雨萱〉 国栋」 《Brian》

Tuesday, September 13, 2011

5

那天回到家,心里小鹿乱撞,到底要怎样开始跟她说话呢?真的不会...想了很久,哎呀算了,直接去吧!我传出了第一封简讯...

Hi,你好!^-^

〈Hi Brian...吃饱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不是Brian。

〈那你是谁啊?〉

我是梁国栋!^o^

〈梁国栋...?为什么会是你?是Brian把我的电话给你的吗?〉

是我叫他帮我跟你拿电话的。

〈为什么?〉

就想跟你做个朋友啊!=)

〈(梁国栋主动要跟我做朋友!很开心哦!!!)〉

〈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呢?我又不是什么美女...〉

一定要美女才可以做朋友的吗?更何况我觉得你很好啊!很有气质。

〈(哇......XoX)〉

〈其实我刚转过来,没有什么朋友,你肯跟我做朋友,我真的很高兴...〉

不要这样说...这是我的荣幸。

〈那为什么你不直接跟我要电话呢?〉

因为我不懂要怎样开口...没有经验嘛...

〈那这次是你第一次跟女生传简讯咯?〉

是啊!真的是第一次!

〈好...我信你...那我不就应该要很高兴咯!帅哥的“第一次”给了我!呵呵...〉

呵呵...那当然啊!我不会随随便便跟女生说话的!

〈其实来到了这间学校,我也有注意到你,因为大家都说你很帅,而且也在课外活动上非常活跃,只是没有想到一个像你条件那么好的男生,竟然会没有女朋友,而且还会不敢跟女生要电话...〉

我是个正直的男生,绝对不会到处认识女生,也不会口花花!

〈你少来啦...在简讯里面的你很会说话哦!呵呵...〉

这是因为正直的男生跟气质女生擦出火花来了啊!^o^

〈哇你说话很搞笑哦...而且还很不知丑咧...呵呵...听说我们才刚认识罢了,你不怕这样会吓跑我吗?〉

我当然不怕啊!我的魅力,你没法挡!哈哈...我也觉得你在简讯里跟在外面很不同,那一次跟你说话时你很酷的,但在这里就很好聊。

〈那一次?几时啊?〉

你忘了吗?你刚转来的第二天,你过来我的座位跟我自我介绍,还用铅笔写了自己的名字在桌子上的啊...那天是我讲的话“冷”到你,所以你才走开的吗?

〈我是何雨萱!不是张雯婷!!!〉



〈雨萱〉 国栋」 (心里想)

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1

4

过了一个星期,Brian终于有机会去跟雨萱说话了,因为雯婷没有来上课。

《很闷吗?》

〈...还好啦...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身为班长的我,应该多了解一下自己的同班同学。》

〈哦......〉

《怎样?对新的校园环境还适应吗?》

〈还好啦...〉

《那天看见你来看我们打篮球,你喜欢篮球的吗?》

〈呵呵...我只是去看帅哥而已啦...〉

《梁国栋?》

〈你怎么知道的?〉

《我观察到啊...而且他的确是我们里面最帅的那位。》

〈你们是好朋友吗?认识多久了呢?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你喜欢他吗?为什么想知道他那么多呢?》

〈就...帅啊...〉

《我们四年级就认识了,一直到中学每年都同班,他的什么事我都知道!》

〈那他有女朋友吗?〉

《他啊...你不要看他长得很好看酱,其实他还没有有过女朋友的啊!》

〈做么会酱子的?〉

《哎呀这些故事太长篇,有排讲的...而且还有很多细节......》

〈我们约好每天下课到草场旁的大树下,之后你跟我说他的东西,可以吗?〉

《今天你朋友没有来就可以啫,改天有她在,我哪里好意思讲喔...》

〈这样好了,我给你我的电话号码,我们SMS,你跟我说哦!〉

《酱啊...那好吧!》

〈017-3975621〉

《那我回到家就找你哦!》

〈好的!谢谢你!^-^〉

上课了...

喂怎样?拿到张雯婷的电话了没有?

酱快咩...

《017-3975621》

有没有哦...随便乱讲一个电话来骗他的是吗...

你很“劲”啦Brian!这次“掂”啦!

《回到家赶快行动哦...祝你好运。》



〈雨萱〉 国栋」 『伟刚』 《Brian》

Tuesday, September 06, 2011

3

〈阿Win阿Win,快点过来!帅哥要打篮球了!〉

“谁啊?”

〈梁国栋啊!他真的好帅哦...〉

“是吗...”

〈知道你已经有了一个学长哥哥~蒋一圣啦...〉

“你别乱说,我们只是朋友...”

〈朋友?每天上课送到班门口,放学又过来等你,酱都算朋友?〉

“有些东西你不会明的...”

〈那你就说到我明啊!我们转过来之前,我都不懂这里原来已经有个人在等着你了。〉

“你不是要看帅哥打篮球的吗?”

〈好啦...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了。〉

在场上打着球的国栋和朋友...

『死仔!看球啦!在那边看女生!』

她来了...她来看我打球哦......

『发梦啦你!慢慢等啦你!白痴。』

《喂你们打球先啦!》

她,真的好美。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一刻的感觉就只有这个。无法自拔。对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但我并不了解她,只是单凭那一次的对话,以及她的外貌,这样行吗?

上课了,在班上...

喂你们知道谁有张雯婷的电话号码吗?

《不知道喔...》

『你自己不会去问咩...要别人给酱没有用...』

要怎样问哦?没有经验喔...

『你去问何雨萱啦...听说她喜欢你的...靓仔!XD』

不好意思吧...问她要她朋友的电话,给你也不爽啦,而且又不熟...

『酱你就去跟她熟了之后才问咯...』

突然间过去,等下她以为我喜欢她。

『哎呀算了啦!讲什么你都不要!去死啦你!』

《我帮你去问何雨萱吧...》

你? 『你?』

酱你直接帮我去问张雯婷啦...

《我要怎样做你不用管,只要我拿到电话号码回来给你就可以了。》

Brian~你真的很好哦...靠那些只会暗恋别人的人就肯定死啦!

『你拿到先才算啦...就算拿到了,你追到才讲啦...冰山来的啊...』

No...我觉得她是富士山,外表虽然冰冷,但内心却非常澎湃!

『那祝你好运咯...到时烫到整身伤不要哭着回来找我们...』



“雯婷” 〈雨萱〉 国栋」 『伟刚』 《Brian》

Saturday, September 03, 2011

2

喂伟刚,你觉得张雯婷她怎样?

『什么怎样?你要追她啊?』

问下不能咩...

『不要假假死啦你...』

不讲就算了咯...

『好啦,讲啦讲啦...OK咯...好看咯...』

她的人咧?

『喂人家前天才转过来罢了喔,我又没有什么跟她讲话,我哪里懂哦...』

酱你就过去跟她讲啦,之后跟我说她的人怎样。

『傻的咩!等下给阿Jazz看到不是死!我还没有追到的咧...』

哎呀阿Jazz不喜欢你的啦!算了啦你...

『酱张雯婷也不会喜欢你的咯!』

我都还没有开始追,你又懂...

『人家有男朋友的啦!你看!』

一位中六的学长陪她走到课室门口,然后走了。

你又懂是她的男朋友?她才来几天就在这里找到一个男朋友了?有没有哦...她哥哥来的是吗...

『那个男的叫蒋一圣啦,都不同姓的。』

你又认识?

『住我家那排的。』

一起走到门口就是男朋友的啦?

『就算现在不是,也不代表以后不是,几时轮到你哦?』

我一出手就是我的咯!哈哈...

『听着先啊...』

好过你啦!走了一个明月,又来个阿Jazz,而且都只是暗恋罢了的!XD

《喂你们讲什么?》

伟刚要去追阿Jazz了!

『什么哦?!你要追那张文凭罢了啦!』

《什么文凭?》

『“睇得唔食得”那张咯...文凭嘛...哈...』

你就“睇得唔食得”!她给我“睇得到”,我就自然“食得落肚”!

《喂什么来的?讲来听咧...》

『他喜欢新来那个张雯婷。』

《张雯婷啊...你吃得下没有哦...》

做么吃不下哦...我就吃给你看!

认识她才第二天罢了,我真的确定要追她吗?



国栋」 『伟刚』 《Brian》

Tuesday, August 30, 2011

1

“如果给我多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

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四年了。我等待了四年,只为等到一个给她多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叫国栋,梁国栋。

♪思念太猖狂~一个冷不防~一想起你~忙碌的生活变得空荡荡~♪

这首歌听了四年了,但感觉依然没变。试着忘记,但却敌不过记忆...那些历久不衰的记忆。

“你好,我叫张雯婷。”随即便在桌子上用铅笔写了她的名字。

我叫梁国栋,国家的栋梁,所以我对这个社会来说是很重要的!哈哈...

她望着我,说不出一句话来。老师进班了,她笑了一声,就起身走开了。可能是我太“冷”了吧...

『凉果冻,下酱大雨,你还要开冷气咩?XD』

我哪里有喔...我礼貌地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罢了嘛...

『自己讲自己笑,整个“傻仔”酱...哈哈...你就爽咯...有美女来跟你搭讪...』

是咯,她是谁哦?

『刚转校过来的。』

那她为什么会过来跟我讲话哦?

『她每个人都有过去自我介绍,只是你自己昨天没有来罢了。』

哦...

『你以为她喜欢你啊?』

傻的咩......

的确。当时我真的以为她对我有好感。

她,算漂亮吗?我应该这么说。她那种是气质美。眼睛蛮大的,但却不是漫画的那种类型,而且稍微有一点点眼袋,笑起来真的很美。头发长度到肩膀,身高...就矮我半个头吧...以女生来说算蛮高的了。

我承认,我见她的第一面,就已经对她有了些许的好感了。



“雯婷” 国栋『伟刚』

Sunday, August 14, 2011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Monday, August 01, 2011

开工

开工的第一天,闷到发疯。原来做办公室的工作是那么地闷。

在想到底我在这间公司可以学到些什么?因为当我了解了工作性质后,真的想不到,到底我能从中学到哪些我自己想要的技能。还有就是,它真的是间大公司。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见几百个formal穿着的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觉得很害怕。喜欢自由走动的我,害怕这份工不能做长久。

硬着头皮继续,再等多一些时间,看看我能在这份工作里头找到乐趣没有。

如果不能的话,我就释放自己,完全由心出发,做回原来的我,一个野孩子。

Thursday, July 14, 2011

幸福

又是同一位DJ,在同样的时段说了一个故事。

在一个小镇里,住了一位富人。他很富有,但他并不快乐。于是,他把他所赚来的财富,全部放进了一个麻袋里,决定了,如果有谁能告诉他得到幸福的方法的话,他就会把这个麻袋给了那个人。他走遍整个小镇,去寻求得到幸福的方法,但都令他失望。有一天,有一位妇人过来告诉他:“你到山上去找一位大师吧。如果连他都帮不了你,那就真的没有人可以帮得了你了。”富人听了过后,提着麻袋就上山去了。他果然看见大师,但一见面,大师就把他的麻袋给抢走,逃跑了。因为不熟悉山上的地理环境,富人追了没多久,就追失了。此时,富人就大哭了起来,说:“我被骗了!我这一世人的心血就这样没了......”这时候,大师回来了,也把麻袋归还了给富人,之后问道:“你现在觉得幸福吗?”富人说:“幸福!”大师:“你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当作是理所当然,所以你不觉得幸福。你欠缺的是一个失去的机会。”

Monday, July 11, 2011

大马

马来西亚,又叫做大马。顾名思义,就是说“马”最大。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你的脸上写着一个“马”字,你就什么都能做。我们的国家也确实出现了一些“大马”。西马有个“老马”,东马也有个“白头吗”。他们叱咤政坛很多年,令人闻风丧胆,根本没有人敢动他们。阿“老马”就识途啦,知道那条路不可以再走下去,就悬崖勒马,收山回乡下。但是“白头马”还不想走喔!他真的以为自己是白马王子,人人都会永远喜欢他酱子。阿“白头马”,你顶多也只是白马王子骑着的那只马而已!白马王子是不会整世人都只骑一只马的!而且你又只是那个头白,身体却乌烟瘴气,又老咧!骑你出去不怕你脚软跌死人啊!

在大马就真的验证了“马到功成”这四个字了。你想做生意,没有钱,去找一只马回来就什么都OK啦!外国人要来开公司,可以!公司一定要有一个马房,赚到的钱,30%要用来喂马!国际爱护动物组织真的是应该颁个大奖给我们的政府啊,全世界真的找不到这样的政府。最近又多了一个女性固打。所以说现在马来西亚最好做“母马”。“公马”有一个固打,“母马”有两个固打。就是因为“母马”有两个固打,所以当今政府最大的那只“公马”都要听完他那只“母马”的话。我们国家之所以发展进度缓慢,全赖这些“固步自封,打击进步”的政策。固打制,就是要跟我们说,“无能着居之,有能者好自为之。”

不过你可别以为名字里有个“马”字就可以在大马“捞”得很好。如果台湾阿马总统,移民来到大马,你觉得他可不可以当到首相?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因为要当首相,你一定要是一只褐色的马,但是马总统是一只黄色的马。那要怎么办呀?去找Michael Jackson的整容医生?但是别人只会漂白,不会染黑的喔...酱要怎么办喔......没得办,办不到!就算你整块皮割了下来,你都不会当到首相。因为你都不是纯种的褐色马,你只不过是割了黄皮,“扮”褐色马的黄马罢了。

Tuesday, July 05, 2011

固打

“固”步自封,打击进步

Wednesday, June 08, 2011

i

压力,让我喘不过气。
放弃,我没那种勇气。
生气,怪自己不争气。
逃避,也只会是生生不息。

Wednesday, June 01, 2011

我要的幸福

共同理念,共同思想
了解我,明白我
成熟
能够独立
懂得、肯思考
三思而后行(言)

Saturday, May 28, 2011

Tuesday, May 17, 2011

Something Borrowed

Something borrowed, needs to be returned.

Monday, May 09, 2011

三年

三年,就这样过去了。

Saturday, April 16, 2011

银和四年

我的银和系四年了。一次过看回这四年的往事,感触良多。Al Ien Wei是第一个看我这blog的人,也给了我很多comment,在那同时Liew Li Fan也有在看。之后就是Liew Jiun Tat,而且他也还算蛮忠实的。还有少不了Zhe Chua啦,到现在都还有在留言。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蛮奇怪的,就是Tiffany 姗姗都有在看和留言。当然还有我的Carmen Yap啦...甚至有些陌生和匿名人士。
你们的留言让我获益不浅,也让我明白领悟很多事。谢谢大家!^-^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马来西亚 - 好的国家,坏的政府

恳请狗阵的任何一个人,保持沉默(闭嘴)。真的不想再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开口了。连不想讲的那句都要出来了:狗嘴里长不出象牙。很不好意思地说一声,你们现在所说的任何一个字,都是错的。与其犯众憎,不如省一省力,不是更自在吗?你们永远不会懂得什么叫少说话,多做事。

那鸡没有丁每当有选举的时候,都会带着他们的狗儿们到处派糖果,当人民对他们的糖果没什么兴趣时,狗儿就会变成小混混,跟着他们的“大佬”出去威胁人民。“如果我们输了就没拨款”、“如果我们输了就没发展”、“如果卖华/人联输了就没有华人代表”。在这里我想跟卖华说一声:Sorry咯,卖华不代表华人咯。你们代表过华人什么?代表我们拍激情片?代表我们贪污舞弊?我们华人可不是一个这样的民族哦。如果卖华不是亲执政党(不是执政党哦,只是亲罢了,都没有权的),我看都没有人会加入吧,都没有油水。
砂州选举,狗阵依然想继续执政,还说如果不是他们,砂州就不会有今天的发展。那也是的,如果不是他们,砂州也不会成为最大又最穷的州,也不会有人民的家里连水电都没有。白毛吸干人民,让他练成白发神功变成白发魔男。

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话说有贵宾忽然间要到访一所学校,所以校长急
忙呼吁全校学生大扫除,好让贵宾对学校留下好印象。但学校太大了,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清理得完,所以校长就吩咐大家把垃圾都扫完到楼层后面,贵宾来到时就避免让他走到去那些“肮脏的地方”。

虽然我们经常被劝告说,要把别人的缺点缩小,优点放大,这样会让自己好过点。但对政府,我们就必须相反,就是优点缩小,缺点放大,这样我们才会好过。政府做好本份,是应该的。但若政府做错事,就会牵累到全国人民。无心之失就在所难免,所谓圣人都有错嘛,但贪污滥权应该就不会是无心之失吧?很难讲的...他们可能已经被“训练”到一不小心就贪污,很自然就滥权了。狗阵一贯的作风就是报喜不报忧,威胁恐吓人民,封锁媒体(SarawakReport和Malaysia Kini网站被干扰,首要媒体集团接获指令不能播出反对党的新闻)。恋权的狗阵喽罗朋党,就算明知道自己不比对手好,都还是要捂住自己的良心,猛力称赞自己,踩低别人。


狗阵政府最近推出新政策,要身在国外的大马人才回流。他们不补牢,去救亡羊,但救不救到,就不得而知了。豁免5年15%个人所得税,你回流吗?为什么人才会外流?不公。要人才回流,就公平对待各族。狗阵?可能吗?随便抛个垃圾政策出来就想要人才回流,可以有诚意点吗?如果你告诉我你这政策是经过深思熟虑,重重研究才做出来的决定,那我真的得考虑,到底这个政府是不是可以好好地发展我们的国家。这根本就是“食蚤米”的人才会想到出来的东西!

砂州选举,休内阁会议,电视播放长达几分钟的广告歌,随意挥霍人民的血汗钱。这就是现在这一刻,马来西亚的执政政府。

狗阵要夺三份二议席,好让他们可以随意划分选区,这就是那鸡所说的巩固政府(原来世界上没有三份二议席的国家政府都是不巩固的)。狗阵要三份二,你给吗?

Friday, March 04, 2011

Evil Swan

The Darkness, The Perfect.

Thursday, March 03, 2011

哑巴

刚在988听到一个这样的故事。

在一个乡村里,住着一位哑巴,人人都叫他阿巴。他能够很容易地看得出身边人的心在想什么,但却没有人能够知道他想要表达些什么。阿巴有个很要好的女生朋友,他们从小一起玩耍到大,而阿巴也对女生很好。终于,女生考进了大学,也就离开了乡下。阿巴开始很努力地赚钱,把赚来的钱都寄给女生当作生活费。女生从来都没有拒绝阿巴寄来的钱,把它们全数收下。几年后,女生毕业后,回到了乡下。女生告诉阿巴说,“我要嫁给你!”,阿巴听了之后,吓到跑掉了。女生之后再跟阿巴说,“你以为我在同情你,在报答你吗?我从十七岁就已经爱上你了!”。有一天,女生进医院了,吓得阿巴赶去医院看她。医生说,女生的喉咙里长了颗肿瘤,就算动了手术,也会影响到声带,以后都无法再说话了。就这样,两个哑巴结婚了。结婚之后,村里的人都再也没有听过他们说话了,只是看他们整天在那里比手划脚。多年以后,他们的爱情,终究敌不过死神的光顾。阿巴,比女生先走一步。女生在阿巴的遗体旁,开口说话了。人走了,再大的谎言,也应该要结束了。

Thursday, February 17, 2011

Monday, February 07, 2011

三个月

三个月过后,就松了。
要逼自己的心念转,我才可以熬过这三个月。

Tuesday, January 11, 2011

我很累了

不要再生气了。
我快要忍受不了了。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用这种方法根本于事无补,反而令我更加想逃。
你再这样下去我很快就要受不了的了。
我不是你的学生,你用生气用骂是不能的,你明白吗?
你可以站在我的角度,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想吗?
你可以不要一味用你的方法来解决我们的问题吗?

Tuesday, January 04, 2011

The Perfect Tourist


The Perfect Trip
The Perfect Tr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