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5, 2008

换了题目

算不算熟?我也不懂。很奇怪的啦。一年前,曾在梦里看过她,还做了很亲密的事。她并不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人哦。是个情绪化的女生。

好闷啊!闷是因为知道有很多东西还没做。也就快开学了。还有两个星期。

开学了之后,就真的没得见面了。

有些朋友,很久没见面,但就知道见面是不可能的。

我又真的想感受下久别重逢的感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小时候的愿望,不是医生就是警察,但长大后就真的觉得小孩子真天真。

中5时,就知道自己真的很喜欢唱歌,也有想过要当歌手,不过也只是想罢了。

从小就很喜欢看星星,中学时每年给钱去学校看星星都被骗钱,每当看到外太空的影片就很兴奋,因为真正看到人类的微细渺小。有想过读天文学,但要出国。

学钢琴之后,真的觉得弹好一首曲子很满足,当一位音乐家也不错啊!年龄是大了点才开始学钢琴,但maksim也是9岁才开始学琴的啊。但最后才知道,9岁和15岁真的相差太远了。

不当音乐家,在幕后作曲总行了吧?不过现在我已在这条路上停顿了。

大学毕业后,出来当位中学老师?如果我不结婚就可以。

大学进了化学系,那当位科学家吧!听起来很好,做起来极难。原来20岁也会发白日梦。要读到博士程度,我应该快变人干了。

有一样工作很适合我做!开一间爱情顾问公司。追人、甩人、浪漫,又或训练情场圣手,甚至在房间里“做”的我都能提供知识帮助。因为自己样貌和现况都不好,就希望能把身上的“功夫”传完给别人,不要浪费嘛。

每天酱夜睡,又酱多东西想,还酱多东西写,那就当作家吧。好喔!我思想古怪,要归我为什么类作家呢......好像他4说,把兴趣当工作未必好。没有灵感的时候啊,真的吃自己咯。

我教别人唱歌的时候,真的很有满足感。不过我也只教过一个人唱歌啦。哈。我已经说了,这条路停顿了。

原来我曾经想过要从事的职业,都是个人性质的。

有个男的说他很想做电脑的东西。
有个女的很久以前说她想开间咖啡店跟朋友一起喝茶畅谈。
有个女的说她想做一位女强人。
有个男的说他想做一位赚钱的医生。
有个女的说她想当一位医生。
有个男的说他要由低做起,慢慢做到上面管理的位置。
有个男的说他要当一位大厨。

这些例子,有些是理想,有些则只是梦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柯博士和邱博士都有够奇怪。

柯博士他们那一班人说,不要用政治方法处理教育事务。那你们自己的声讨大会、抗议活动,都是教育的方法?有些事没有谁对谁错。但有些人就是要坚持对方是错的,而如果群众都支持这种人,酱就真的是错了。大学都可以换校长,为什么学院不可?难道你是神?!校长之位非你不可?清者自清。如果你真的没做过,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的。为了自己,就带动一大群学生,这里抗议,那里大骂,难道你们要去参选议员?事件越闹越大,没完没了,成为大众的笑柄。如果平静地换了个校长,什么事都没有。但现在,天天上电视、报纸,有多少个父母看了会放心把子女送到那就读呢?大老板辛辛苦苦建立的公司被别人收购了,身为员工的能怎样?“抗议哦!我们要回以前的老板!”哈哈哈......博士,学院你开的啊?临走之前都要把学院搞得鸡犬不宁,正是博士的真正性格吗?我知道博士的那本513写得“很具争议”,真是敢怒敢言啊。但在这件事上,我就不帮你了。其实博士先生以前是某政党的成员,被别人赶出来之后,就写书“唱衰”那政党。酱子的人,真的很适合当政治人物,但办教育......

邱博士也很好笑,帮政府帮到出面。每天躲在房间里,无端端跳出来想要一鸣惊人,但其实又成为了别人的笑柄。美国是大多数单一种族,而且用的是英文。新加坡的国情跟我们相似,但用的还是英文。博士先生说:“我不懂母语,也不是一样成为专业人士!”博士,那你为什么还要用华语名呢?如果有一天有位马来同胞用华语问你叫什么名,那你会有什么感受?博士您可能不以为然。如果我是个小孩,我一定会说:“咦...这位伯伯连自己叫什么名都不懂哦!呵呵...”我也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会大声因为自己不懂母语而夸奖自己。马来西亚用单语教学,要用什么语言?马来文?!那以后出国不只要学日文法文,而且还要学英文了。以后大马人不到新加坡工作,而都到印尼去工作了。酱用英文咯!英文...如果博士先生敢跟马来人提议这个方案的话......我看我们华人跟印度人得找个地方自己独立成立一个新国家,这个方案才能够实现。但真的所有人都愿意成为不懂母语的华人吗?不懂中国是不是真的会崛起,但我们至少都一定要懂得自己的母语。七八十年代时,舞狮在我国是样被禁止的运动,想要申请舞狮执照,其实是几乎不可能的。但舞狮被禁止后,我国的舞狮业就真的突飞猛进,直到十多年后解禁后,更夺下了几十个世界冠军。现代中国人的英语比香港人好很多,因为在中国里学英语是件很困难的事。难道我们的华语也要用这种方法来把它强逼到更好?

一位“堪称”很爱华教的博士,还有一位真的不爱华教的博士。

1 comment:

shuntatsu said...

8 and 15 is different. but if u love piano, you can be a master when u at 40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