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0, 2009

一人奔驰的吃草动物

有一班人,不同种类,坐船去远远为了解脱。他们成功了,回到家乡,“阿头”负责举7次手大喊,酱子一个新地方就出来了。“阿头”那种人当然全部做“阿头”,另外的就听他的。

有些人做了50年,完全没有功绩可言,到了第51年,位子给别人抢了,很不甘心,对手做什么都在那里大喊大叫。你做了50年还不是一样,人家做了一年你就讲别人不好,要别人走,酱你早应该走了50咯。

“阿头”那班人每天在乱叫讲他们很没有钱很穷,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们买东西根本不用钱,用卡刷一刷,天天笑哈哈。借钱不用还的。是啊,他们没有钱,但他们根本不需要钱。

这个地方有一群恐怖的人,可以叫他们‘“贱”插’,也可以叫他们‘暴力’。他们喜欢乱乱捉人。有时他们觉得穿着橙色衣的人走出街会危害公众安全,所以捉他们。最近他们又觉得穿黑衣的人很危险,又全部捉完。他们觉得那些坐着交通工具拉人跌到拿人手提袋的就其实是普通罢了,慢慢去捉,捉不到啊,也就算了吧,算他好彩。

最大最大的那班“阿头”每年在他妈妈的受难日时都会给一些人一个小牌,拿到小牌的人,以后就叫地主了。这些地主往往什么都没做过,就因为他们也是穿天秤衣的,所以才可以做到地主。真正做了几十年有功劳的,但不是“阿头”那种人,也没有穿天秤衣的,就整世人都只是普通人。不过也算了吧。地主地主,受不起的会折寿的。

3 comments:

Jiun Tat said...

haha a polemic post..

Anonymous said...

描述的不错~

212 said...

nice 1